~ 灕紫〃暴風眼之戀 ~

關於部落格
外圍,把所有的所有攪成灰燼

雨水的幫腔,忽然呈現一股  低俗的,卻又高雅的王者凝紛

我看透朦朧,從不伸手捕捉  那個人是我,卻也從來不是我
  • 386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歷代文選及習作/王麗華老師     佰貳伍女孩

佰貳伍女孩


根據法律,年滿十八歲可報考駕照。那年我吹熄生日蠟燭,願望就是考到駕照!只不過臺灣的教育體制,十八歲碰巧撞上人生大事-大學考試;再者我沒有車子。另一方面,台北繁榮熱鬧,也意味著交通繁忙而混亂,對於我這個路癡兼過馬路恐懼者,我媽當然不希望我騎車。我得騎腳踏車到機車車程遠的地方辦事;出去玩完全受限於大眾運輸工具;甚至可以報考的大學,除了分數、校風和系所取向考量,更是大大的限制於公車與捷運。整整兩年後我終於下定決心,一定要考到駕照!

查詢考試時間時發現,監理站在每週三傍晚,會開放路考場地給民眾練車!真是個鼓舞人心的大好消息,我摩拳擦掌,約定車子的主人。沒想到當天,車主老爸沒有趕上練車時間;我按下心情等,但是再下一個禮拜的週三也是如此。靠著累積許久的腎上腺素,我衝動得到監理站報名!首先是體檢,委託的是我先前看感冒的診所;接著是筆試,在我第一次電腦作答完畢時,已經有考生出場了。時間很充裕,我檢查過後狠下心點下交卷。原本以為出場才公佈,螢幕畫面猛然跳出:您過關了!我很開心的到主考官區報到。考官很認真的告誡我們,由於這幾天天氣晴朗艷陽高照,練車時絕對要注意身體狀況。辦事員小姐笑了:這一定要叮嚀,因為昨天有人被曬暈,緊急呼叫救護車。我捏著租借考場車的單據,交給路考考官-早就聽說考場的車不太好騎,而我最擔心的則是不適應。果然油門太好催,我一口氣往前衝到底,嚇壞外面圍觀的男生。

一個朋友的車子在台北快沒有家了,他問我可不可以寄放。聽到我準備考駕照的事情,說服著我一併教我騎車。於是我從一個上車尖叫不敢催油門的超級新手,開始練習起步、停止和架腳架-不得不誇耀,教練說架得起這台大車,其他的車種都沒有問題。我家對面的公園,地板磚頭是一個個大花,我繞著花心作八字迴轉,一圈圈越來越小,成就感越來越高。重考期滿的下兩個週四,第一次的直線我騎得很高興,太順所以沒有過,但對考試的恐懼消除了不少。後來聽說,我前面一脫拉庫的考生全部沒過。又回家練到教練說,車子根本就是我的嘛!隔週再上場,很順利的通過直線、紅綠燈、平交道和行人穿越道。冷靜得領成績單,滑出考場,停車架腳架,我才開心得跳起來抱住教練,感謝他的教學。在換證件的冷氣房內深呼吸放輕鬆,準備吃大餐囉!

由於朋友的學校有管制,「西打嗚嗚」騎進去需要申請,大約費時一個月。所以車子就停在我家,也讓我不用再擔心早上八點班班客滿的公車。西打嗚嗚?來源是車牌號碼,是我給車兒起的名唷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